全国招生报名微信:71034176

于田钢管舞-田丽琼老师

秦汉时期的舞蹈

Time:2015-05-30
秦汉时期的舞蹈
秦汉建立并逐渐巩固了中央集权的封建社会,汉初休养生息的政策使国力渐增,出现“文景之治”和汉武帝时期的鼎盛局面。汉初的统治者对内削弱旧贵族的割据势力,对外和亲安抚,汉族的封建经济和文化影响了周边地区,而边境各族文化也丰富了中原文化,构成当时的文化景观。
  第一节 俗乐舞的兴盛
  汉代乐舞是一个广收并蓄、融合众技的时代,舞蹈受杂技、幻术、角抵、俳优的影响向高难度发展,丰富了传情达意的手段,扩大了舞蹈的表现能力。
  一、角抵百戏
  秦代已有了乐府,秦二世曾在甘泉宫“作角抵俳优之观”。汉代为了政治上的需要,还演出大角抵招待外国宾客。角抵不断发展变化,内容日趋丰富,后来称为百戏。
  秦代讲武为角抵戏,把民间流传的角抵戏引入宫廷。角抵原是两个人角力以强弱定胜负的技艺表演,当时的艺人力图用角抵的技艺去表现生活故事。这样就促使角抵向戏剧转化,成为角抵戏。角抵戏《东海黄公》演的是秦朝末年,一个能施法术的黄公到东海去降服白虎,可惜法术失灵,自己被虎所杀的故事。表演中的两个人,都有与扮演对象相适应的装扮,黄公头裹红绸,身佩赤金刀,白虎是人装成的虎形。《东海黄公》这个故事在表演中已有人物、情节、冲突、结局,不属于两两相角、以力的强弱裁定胜负的角抵竞技,而是衍化为表演既定故事内容的戏剧表演。另一出《总会仙倡》有虎、豹假形,有神人、仙女,是巫舞的进一步发展。
  角抵戏到汉代就成为乐舞杂技节目中的一部分,也就是百戏中的一员。百戏中,杂技类的有:找鼎、寻橦、跳丸、走索、倒立、冲狭、车上缘杆、顶竿等;幻术类的有吞刀、吐火、易牛马头等;武打类的有弄剑、刀舞、对打等;假形舞蹈有鱼龙漫延、戏狮、舞巨兽、耍大雀等;舞蹈类的有巾舞、长袖舞、盘鼓舞、建鼓舞;歌舞戏类的有《东海黄公》、《总会仙倡》等。南北朝后称百戏为“散乐”。唐代和北宋时百戏也十分流行,北宋汴梁(今河南开封)每逢节日,举行歌舞百戏盛会。元代以后,百戏节目有所发展,内容更加丰富多彩,只是后来百戏这个词逐渐少用。
  汉代的“百戏”又称散乐,与宫廷中的“雅乐”相对应。汉武帝时,设置乐府,收集巷陌歌谣,推动乐舞的发展。丝绸之路的开辟,又促进了中原与西域的文化交流和各民族的艺术融合。汉武帝为了展示国家的富庶广大,在元封三年(公元前108年)的春天,举办了盛大的宴会和赏赐典礼。在宴会进行中,演出了百戏乐舞节目,还有外国杂技艺术家献技,安息(古波斯)国王的使者带来了黎轩(即今埃及亚历山大港)的幻术表演家,表演了吞刀、吐火、屠人、截马的魔术节目。这些活动吸引西域诸国结好汉室,以达到共同对付强敌匈奴的外交目的。这种年年增添内容的杂技汇演大会,持续演出达64年之久,直到汉元帝初元五年(公元前43年)才停止。
  二、俗乐舞
  汉代初年,高祖刘邦取得政权,返回故乡沛县时,感慨万分,就唱起舞歌《大风》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同时,他喜好民间的楚声、楚舞,后来把俗乐舞用于宫廷祭祀。汉武帝扩大了“乐府”机构,大力采集民间乐舞,记录了吴、楚、燕、齐、郑各地歌诗300多篇,乐府中的乐工舞人有800余名。
  汉高祖刘邦在平定三秦时,曾招募住在巴郡渝水之间的巴人为前锋,巴人英勇善战,他们那种“巴师勇锐,歌舞以凌”的气势和战斗力,赢得了汉高祖的喜爱,每胜也必击鼓歌舞以示庆祝,刘邦对他们的舞蹈非常喜爱,名为巴渝舞。以后引进宫廷,成为达官贵人家中宴享娱乐的节目。巴渝舞的基本形式是“执仗而舞”,是手执兵器的武舞,舞时合着鼓的节奏。班固《汉书》载:“巴渝鼓员,三十六人。”这是宫廷燕乐的巴渝舞。征伐战场上的巴渝舞,有多少人战斗,就有多少人歌舞,在阵前拼杀者,执盾挺戈,大声呼呵,后面伴奏者,则击鼓顿足,以增威势,这就是史书所说的“前歌后舞”。司马相如在《子虚赋》中这样描绘巴渝舞的壮观场面:“千人唱,万人和,山陵为之震动,山谷为之荡波。”为了“耀武观兵”,朝廷接待“四夷使者”,便常常表演巴渝舞。巴渝舞历经魏、晋、南北朝,至唐代,虽曾数易其名,仍盛演不衰,唐以后,便在宫廷中销声匿迹,名不见经传了。
  俗乐舞中,除了汉代当时的民间舞外,还有很多前代留下来的散乐,如巾舞、拂舞、鞞舞、铎舞等等。此外,在汉画像砖石中,保留了大量舞蹈形象,如盘鼓舞、长袖舞等,从中可以看到汉代舞蹈“罗衣从风,长袖交横”的飘逸舞姿,以及“浮腾累跪,跗蹋摩跌”的高超技巧。
第二节 宫廷乐舞
 
  汉代是伎乐大发展的时期。汉代作为我国舞蹈史上的一大高峰,主要就表现在伎乐的繁荣上。同时,张骞出使西域,沟通了中原与西域的文化,为乐舞的交流繁荣打下伏笔。
  一、“以舞相属”和宫廷社交
  《鸿门宴》的故事是众人皆知的,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说明了当时在宴饮时有舞剑助兴的风俗。此外,还有在席间模仿“沐猴”、“狗斗”,也就是学猴子洗澡和狗打架的滑稽表演。
  汉唐时代,士大夫在宴饮时,除了即兴歌舞外,还有一种颇重礼仪的社交舞蹈,这便是“以舞相属”的形式。
  “以舞相属”要求前一人舞罢,顺邀另一人起舞,即为属。属者,邀请之意也。当时,宴会中一般是主人先舞相属,客人再舞回报。这种交谊舞,有严格的礼仪规矩,姿态仪容都很有讲究,否则就是失礼。如果主人邀请,而客人不以舞为报,往往结下冤仇。据《后汉书·蔡邕传》记载:蔡邕被贬得免回京,五原太守王智为他饯行,席间王智先起舞属蔡邕,蔡邕不为报,惹怒了王智,蔡邕也拂袖而去,终因得罪权贵,蔡邕竟不能再回京城。
  二、伎乐舞蹈的发展
  汉代歌舞之风极盛,宫廷里设有“黄门工倡”,即宫中的乐工、舞人。达官贵族之家多蓄养歌舞伎人,当时称为“倡”或“歌舞者”。汉昭帝始元六年(前81年),由朝廷主持召开了一次关于盐铁国营和酒类专卖的辩论会,其中有不少情况涉及到风俗民情与舞蹈艺术生活,如说达官贵人家中蓄养家伎歌舞娱乐:“中山素女抚流徵于堂上,鸣鼓《巴俞》于堂下。”“今富有者钟鼓五乐,歌儿数曹;中者鸣竽调瑟,郑舞赵讴。”“今富者,祈名岳,望山川,椎牛击鼓,戏倡舞象。”(《盐铁论·刺权》)这里已谈到倡优扮演的各种形象,豪门贵戚纵情声色犬马,竞相夸示。在《汉书·孝元皇后传》中也有这样的记载:“王侯群弟,争相奢侈……后廷姬妾,各数十人,僮奴以千百数,罗钟磬,舞郑女,作倡优,狗马驰逐。”
  汉代宫廷女乐和富贵家中的“舞姬”都有极高的表演艺术,汉高祖的宠姬戚夫人善为楚舞,汉武帝的宠姬李夫人和汉成帝皇后赵飞燕的技艺都很高超,传为艺坊佳话。
  汉代另一位登上后妃宝座的女伎是汉武帝时的李夫人。她出身于故倡之家,哥哥是著名的音乐家李延年。传说李延年有一次在武帝酒宴前表演,且舞且歌: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”武帝听后问道:世上难道真有这样的绝色佳人吗?平阳公主告诉他:李延年的妹妹就是这样一位“妙丽善舞”的女子。于是一位倡家之女,一跃而贵为夫人,在历史上留下了她传奇般的名字和事迹。
  从乐舞伎人走向后妃宝座的还有赵飞燕。赵飞燕原名宜主,长大成人后,父死家败,便与妹妹合德流落首都长安,后辗转到阳阿公主家当婢女。宜主暗下功夫,刻苦钻研歌舞技术,由于她舞姿特别轻盈,故改名为赵飞燕。汉成帝在一次微服出宫时,到阳阿公主家,见赵飞燕舞艺超群,极为赞赏。于是召她入宫,封为婕妤,后又封为皇后。她之所以能得汉成帝宠幸,主要依凭的就是她“善行气术”,有出神入化的舞技,她“身轻若燕,能作掌上舞”。一次,赵飞燕在太液池瀛洲高榭表演歌舞《归风》、《送远》之曲,舞兴正酣,忽然大风骤起,赵飞燕扬袖纵身飘舞,好似将乘风飞去。成帝急呼左右拉住赵飞燕。成帝为赵飞燕特制了一个水晶盘,命宫人托盘,让飞燕在盘上起舞,倍增飘逸轻盈之美。赵飞燕还擅走一种特别的舞步“禹步”,走起来“若人手执花枝,颤颤然”。虽然赵飞燕被封为皇后,但由于出身微贱,在统治集团中,势单力薄。成帝一死,哀帝即位,不久哀帝死,平帝即位,便将她废为庶人,逼其自杀身死。
  虽然一些乐舞艺人登上了后妃宝座,但她们的结局并不圆满。同时,大部分乐伎仍处于奴隶地位,任人生杀予夺,无起码的人身自由。乐舞伎的卑贱地位,在整个封建社会都是没有根本性改变的。汉代社会已不再用生人殉葬而代之以俑,因而汉墓中有大量乐舞俑和乐舞画像砖石出土。
  东汉末,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,“好音乐,倡优在侧,常以日达夕。”(《三国志·魏志》)他在邺城(今河北临漳县西南)修建了铜雀台,台上养有专供侍宴观赏的乐舞伎。曹操死后,这些伎人就遵照遗命,幽锁铜雀台处,每月初一、十五向他的灵位呈献歌舞。
  三、乐舞交流
  中华民族古老的乐舞文化,是在各族乐舞文化不断交流融合中形成的。这种交流,夏代已有了,《竹书纪年》载:“少康即位,方夷来宾,献其乐舞。”“后发即位,元年,再保庸会于上池,诸夷入舞。”周代的六代舞也是各族乐舞的集中和交流。当然,当时的诸夷是相对当时的边界疆土而言。
  秦汉之际西域乐舞传入中原。汉初,宫中已有《于阗乐》。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,传入《摩诃兜勒》之曲,协律都尉李延年因胡乐更造新声二十八解,在接受外来乐舞影响下,加以创造发展。班固《东都赋》描写了汉代四夷乐舞齐集洛阳表演的盛况,有东夷的《矛舞》,西南夷的《羽舞》,西夷的《戟舞》和北夷的《干舞》。东汉灵帝好胡乐胡舞,京都贵戚皆相效尤。在汉画像石上有胡人表演杂技、幻术和鼓舞的形象。汉代的《盘鼓舞》,把中原的优美典雅和西域的热烈奔放相交融,形成了汉代舞蹈审美的特征。